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骄阳

如果挽救不了生活,也要坚持做人的一份高贵。

 
 
 

日志

 
 
关于我

诞生于烈日下行走于都市中,用诗人般的情怀抒写生命,用阳光般的笑容拥抱未来! 骄阳,曾用网名小太阳、东方骄阳。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本博客中所有文字如果没有特殊说明均为原创,部分图片转自网络。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骄阳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renguangxia

网易考拉推荐

《赠“小太阳”:茨菰红烧肉》 作者:相马  

2008-09-28 13:00:10|  分类: 【师生】相马与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方人不识茨菰。我买茨菰,总有人问我:“这是什么?”“茨菰。”“茨菰是什么?”这可不好回答。

               ——摘自汪曾祺《咸菜茨菰汤》

 

    汪曾祺老先生可称得上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真正的文人”,和我是老乡,有不尽相同之处,对吃讲究“格”的高低。他有一篇《咸菜茨菰汤》,写他在沈从文老师家吃到茨菰炒肉片,沈老师说“茨菰比土豆格高。”

   “我想喝一碗咸菜茨菰汤,

    我想念家乡的雪。”

    你说,这汪老是不是多么地童心未泯、去国怀乡啊!

    茨菰红烧肉,按理说他一定是吃过的,这可是乡宴上的一道大菜,逢年过节谁家不做?再说它远胜于咸菜茨菰汤好吃,“格”高多了,可他为什么不写呢?

    小时候,家里太穷,那个“人民公社时期”,大家都穷。说来有点给“社会主义抹黑”,寒冬腊月,几近断炊的日子真是难捱。大雪飘飘,有一碗咸菜茨菰汤喝,足可慰我辘辘饥肠。不过,咸菜茨菰汤不好喝,清汤寡水、绿巴啦叽、苦巴乎乎的,于今想起来,嗓子眼还有一股苦酸味,当年受够了、倒了胃口。

    但是,茨菰红烧肉,那真是无可比拟,美啊!色香味俱佳。

    老家的春节,五天年是不准动刀的,不准下河淘洗,从腊月二十四开始忙年,一直忙到大年三十晚上,敬菩萨,放鞭炮敬河神(也叫封河)、封门(贴封条)息,那种浓厚的节日气氛,一去不回了。

    水芹、茨菰、黑而乌(青菜类)、菠菜、薄叶(也叫千张)、豆腐等蔬菜,或采摘自“自留地”上,或由“生产队”分发,但鲫鱼、猪肉是按人头统分的。

    刮茨菰是件苦差事,也是个细活。茨菰长在水田里,挖出来裹着黑泥,先要放桶里浸泡。天寒地冻的,捞茨菰、刮茨菰,手臂通红、手指僵硬麻木。茨菰屁股发苦,非得用一个酒瓶盖使劲地抠尽,受罪。老母亲有一句话,我记得牢靠:“懒,懒就不要吃。”哪能不吃?天天盼着过年,有新衣服穿、有压岁钱拿,最诱人的是有好吃的。

    上锅(进厨房),我在锅堂烧火,母亲站锅(掌勺)。草烟、油烟、热气,油炸声、锅铲碰击锅壁声…,烧草味、油烟味、菜香味,煤油灯灯火如豆,屋内暗影笼罩,一切是那么的温馨、兴高采烈。

    茨菰红烧肉好做,油烧热了,先放姜葱、放寸肉、过油、加米酒、酱油、白糖,盖上锅盖,焖上少许时候;再放茨菰,添加酱油和白糖,最后放适量的水。要做够五天年吃的,那可是满满的一大锅,用脸盆盛。我喜欢吃茨菰红烧肉,菜汤拌米饭,尤其对胃口。

    可能那个时候肚子里没有油水,一年到头吃不上几次荤腥,但到现在,茨菰红烧肉,我还是喜欢吃,也常常亲自做。却再也吃不出那个年月的喜庆、温馨了。

 

附记:“小太阳,这道菜也许有点晚了,但这是我的岁月里一道沉重的、欣喜的而又凝重的家常菜,不知你品尝过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