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骄阳

如果挽救不了生活,也要坚持做人的一份高贵。

 
 
 

日志

 
 
关于我

诞生于烈日下行走于都市中,用诗人般的情怀抒写生命,用阳光般的笑容拥抱未来! 骄阳,曾用网名小太阳、东方骄阳。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本博客中所有文字如果没有特殊说明均为原创,部分图片转自网络。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骄阳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renguangxia

网易考拉推荐

《过年,回家》(剧本)  

2011-01-29 13:12: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回家》(剧本) - 骄阳 - 诗人骄阳

 

《过年,回家》(剧本)

 文/骄阳

 


 

剧中人物

 

妈妈——60岁,东北某乡村农民

爸爸——65岁,东北某乡村农民

大毛——大儿子,县城餐饮业老板

二毛——二儿子,某跨国公司高级经理

小毛——小女儿,在校大学生

黑蛋——大毛的儿子

小刘——某跨国公司经理秘书 


 

 第一场   (某乡村一家普通的农户)

 

   旁白:大年三十的乡村是热闹而欢乐的,家家户户挂着喜庆的灯笼,贴着祈福的对联。人们走亲访友、相互问候,欢声笑语回荡在白雪皑皑的天地间。在一户平凡的农家院里,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翘首期盼着儿女们的归来。

 

爸爸: (提着年货回家,一边进屋一边说)

真快啊,又到年三十了。每年到这个时候,心里就不是滋味。看人家都是团团圆圆的,可是我们三个孩子都忙,一家人都好几个春节没有一起团圆了。孩儿他妈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一入冬,就气喘咳嗽不断,这不,我偷偷地给孩子们下了死命令,这个春节必须都回家。唉,我们一年老似一年,不奢望养儿防老,就盼望他们个个出息,能多见几次面,就满意了。 

妈妈: (手里拿着面盆上场)

已经好几年全家没有团圆了,好不容易今年孩子们都能回来,高兴。别看我平时不说,心里可是真想他们啊。特别是我们小毛,一个小丫头,独自在外,不易啊。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我这三个孩儿呢,天天让我们牵肠挂肚的,您说,我的身体能好吗? 

妈妈:老头子,你回来了,快点帮我整饺子吧,孩子们马上就要到了吧。 

爸爸:老婆子,你快坐下,不用你。刚出院就忙,一回儿又累坏了身体。都是自己孩子,没那么多讲究。 

妈妈:你啊,孩子们都好几年没回来了,特别是二毛,毕业上班以后就再也没有回家,天天满世界飞,也不知道他变成什么样了,说是什么大公司的经理,我看还是那个拖鼻涕的小样儿。还有大毛,虽然就在咱县城里,可是开个饭店,也是天天不着家,半年多了小孙子都没见一面,你说,他们咋就这样忙呢? 

爸爸:又唠叨这些了。现在都是在外闯世界,哪有过去“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你没听报纸上说吗?地球村,地球村,地球已经是一个村子了,你说要出个工,那要多远啊。 

妈妈:拉倒吧,“嫦娥二号”都奔月了,是不是过几年咱就去那尕嗒旅游去了?地球是咱村了,月亮还不是咱家后花园? 

爸爸:别抬杠了,赶紧整饺子吧。

 (两位老人开始包饺子)

 

 

 第二场  (某高校大学生公寓)

 

   旁白:虽然大年三十,可是校园里并不显得冷清。许多学生都没有回家,复习考研的、打工实习的,每个人都为未来的前程而努力着。

 

小毛:今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从放假那天起老爸就唠唠叨叨地催我回家,他们不懂,我就是要利用假期多实习几个单位,为毕业做准备。农村的孩子,比不得城里人,有关系有背景,找工作难啊。怕他们操心,我给他来个先斩后奏。今天实在躲不过去了,还是吱一声吧。

 

爸爸:(电话响, 爸爸接)谁啊

小毛:老爸…。 

爸爸:臭丫头,怎么说话呢,爸都给你叫老了?你到了吗?都什么时候了,你妈都急坏了。 

小毛:老爸,我现在还在学校,我不能回家了…… 

爸爸:什么?不是说好了?你妈天天想你,这一阵子你妈身体……

妈妈:(妈妈抢过电话)小毛啊,你还好吧,怎么不回来了?没买到票吗? 

小毛:妈,你好吗?我在实习,不能回家。明年就毕业了,要早找工作的。我现在一家公司实习,航天的单位,就是刚刚嫦娥二号奔月的,要求很严,我必须好好学习,好好表现。 

妈妈:哦,小毛啊,那就好好工作,别惦记家里。我们都好着呢。你在外面别委屈自己,缺钱,和家里说。你现在和谁一起过年啊? 

小毛:我在学校和同学在一起,好多人都没回家,放心吧。祝您和爸爸新春快乐。 

妈妈:好好,那就挂了吧,长途,电话太贵。要是去外面玩,多穿衣服啊。 

小毛:知道了,妈妈再见。

 (妈妈放下电话)

爸爸:你就是这样,不在的时候想得生病,现在又充好汉。 

妈妈:唉,让孩子担心干什么?她还不艰难吗?咱们帮不上忙,还能拖后腿?不是二毛还要回来吗?我们快收拾吧。

  

 第三场 (某公司办公室)

 

    旁白:大年三十,公司里有些冷清。经理张二毛处理完最后一件事,拿起旅行箱,准备去机场。这时候,秘书匆匆走进来。

 

秘书:张总,刚刚接到美国总部的通知,马上要召开亚太地区市场发展会议。 

二毛:好啊,早就该这样做了。去年受经济的影响,全球市场萎缩,好在我们中国区还算乐观,销售量没有太大的滑落。春节是中国一年的开端啊,现在制订好战略,春节一过,我们就可以大干了。马上给我订飞往纽约的机票。哦,对了,麻烦给我父母打个电话,看来今年,我又回不去了。 

秘书:张总,您都五年没有回家了。 

二毛:商场如战场阿。小刘,你记住,人生创业,就这几年,过去了,机会也就尽失了。身不由己啊,只有愧对父母了。我去做会议准备了。

(秘书拿起了电话)

秘书:您好,是张总的家吗?我是秘书小刘。 

爸爸:你好,这是张二毛的家,我是他爸。 

秘书:您好,张总临时接到通知,前往美国开会,让我通知您,他不能回家过年了。祝二老新春愉快! 

妈妈:二毛也不回来了? 

爸爸:飞美国去了。临时开会。这个年啊,本来都说得好好的。 

妈妈:也不能全怪孩子们啊,现在艰难啊!他爸,想想孩子们小时候,一到过年那个热乎劲,多好! 

爸爸:是啊,那时候虽然穷,可是每年还要想办法给他们整点好吃的。二毛最鬼,记得有一年为了等着吃饺子,前两天就不吃饭了,结果撑得又拉又吐。 

妈妈:还有小毛,馋邻居家的糖果,天天念叨。我一狠心,咱也买上半斤,孩子们那个高兴啊,你还说我乱花钱。 

爸爸:当然了,那时候哪有钱买这些奢侈品,吃饱肚子就不错了。现在好了,几个孩子都出息了,就是大毛也混得有模有样了,开饭店、当经理,大小也是个官了。说实话,这几个孩子里,就是苦了大毛,为了弟弟妹妹们,一直受累。 

妈妈:是啊,全家就属他懂事了。嗯,大毛该回来了,我打个电话催催。

 

 

 第四场 (某饭店门口)

 

旁白:大年三十的晚上,饭店里人山人海。饭店经理张大毛正站在门口,招呼着客人。

 

大毛:现在的生活好了,年夜饭都这样紧俏。您看这一家家的人,扶老携幼,多和谐,多喜庆。我们做餐饮的,不就是盼着这样的时候吗?

(手机响了)

妈妈:大毛,你什么时候回家啊?我和你爸就等你下饺子呢。 

大毛:哎呀妈啊,我这正忙着呢,实在没有时间。你们二老先吃吧。 

妈妈:我们等你,一家人,总要吃个团圆饭的,何况你弟弟、妹妹都不回来了…… 

大毛:妈,你也知道,这时候是我们最忙的时候,半点时间都没有。“辛苦我一个,幸福千万家”,您就发扬一下风格吧。等忙完了这几天,我一准会去看您,初七以后,一定……

 (说着电话挂了)

 

 第五场 (农家院)

 

(老两口在静静地对望,桌上的饭菜一动未动。黑蛋骑着小车上场。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黑蛋:爷爷奶奶,我来了!

爸爸、妈妈:是黑蛋,咱的大孙子来了。

(黑蛋进屋,手举红灯笼)

黑蛋:爷爷、奶奶好!给您二老拜年了! 

奶奶:快给奶奶看看,半年不见,长高了,像个大孩子了。 

爷爷:来,黑蛋,爷爷奶奶给的压岁钱,祝我们孩子越长越高,将来也和你小姑一样,去做航天事业,当宇航员,飞到月亮上去。 

奶奶:好,就祝俺们黑蛋越飞越高。走,煮饺子去了。 

黑蛋:煮饺子去喽!

 

(音乐响起,庞龙《家的味道》,三个儿女从各自的场景走出,手捧着“常回家看看”“新春快乐”等标语,边走边朗诵《过年,回家》)

 


《过年,回家》

 

家——

不是心中的一个地址

不是脑间的一个号码

它是爸爸坚实的肩膀

它是妈妈温暖的双颊

它是我童年游戏的乐园

它是我深夜梦萦的心花

 

家——

不是普通随意的名称

不是邮包信件的到达

它是爸爸殷切的嘱托

它是妈妈深情地问答

它是我割舍不断的亲情

它是我奋勇搏击的灯塔

 

不论寒冬酷暑

不论海角天涯

有家就有温暖

有家就有奋发

苦了,想一想爸爸的期望

累了,念一念妈妈的牵挂

风霜雪雨的路上

家,永远是照亮我前行的彩霞

 

你有多长时间没有回家?

你是否还记得那个电话号码?

不要让忙碌疏远了血浓于水的亲情

不要让借口冷淡了生我养我的爸妈

一年中有多少日子在翘首期盼

一生中有几个节日才能相拥团圆

 

朋友——

多一点问候吧

让家的名词常挂在嘴边

朋友——

多一些温暖吧

让衰老的双亲不再孤单

朋友——

收拾你的行囊吧

奔向那红日初升的地平线

过年,让我们回家

过年,让我们团圆

爸爸,妈妈,我们来了!!!

 


在新春佳节来临之际,祝全体朋友——新春快乐,梦想成真!

祝天下父母——健康幸福,万事如愿!

 

全剧终。

 

【随笔】触摸死亡

 

2011年1月18日,骄阳为公司春节联欢会而作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