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骄阳

如果挽救不了生活,也要坚持做人的一份高贵。

 
 
 

日志

 
 
关于我

诞生于烈日下行走于都市中,用诗人般的情怀抒写生命,用阳光般的笑容拥抱未来! 骄阳,曾用网名小太阳、东方骄阳。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本博客中所有文字如果没有特殊说明均为原创,部分图片转自网络。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骄阳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renguangxia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吴殿彬】一座花香树绿的诗之山岗  

2012-11-03 20:42:15|  分类: 【转载】赠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座花香树绿的诗之山岗

文/吴殿彬

 

这是一座树木葱笼、百花盛开的诗之山岗。是的。这是我的感叹与赞赏——

近期,浏览网上诗歌,一个网络圈子举行的诗歌大赛,发表获奖消息及作品,引起了我的关注与思考。这个叫“阳光文化”的圈子,经常举行一些诗的活动,几年的时间,先后几次将网络的诗结集出版,她博客的人气关注达到3。5万人之众。在新中国62周年华诞之际,这个圈子联合“唱诗班”、“赏风吟月”、“锐博友圈”、“三味书坊”等新浪文学圈子共同举办《祖国》大型征文(散文与诗歌)活动,一月时间,就收到诗歌33首。这在网络海洋中,能够有如此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恐怕也不在多数。

那么,这种能够聚合诗人,集合诗作,传达一种民族情感的力量,究竟源自何方?个中所蕴藏的理论价值及文学意义有没有普遍的借鉴性,换言之,就是这个圈子所表现出来的探索对我们网络诗歌的发展有没有共性的可资借鉴的经验?我认为,他们的这种做法和诗作中所展现出来的青年性与群体性的溶合,具有一种规律性的普遍意义。网络诗歌的出路和兴盛,不能缺乏这种二者有机的溶合。

说起诗来,我们不得不承认,写诗,是有才华人做的事。它具有工程的性质——可以构筑华丽的诗歌殿堂,家喻户晓的李杜,虽然有人觉得万口传得不新鲜了,但他们的诗歌殿堂依然存在,再如惠待曼、勃尔克斯,当然也是影响世界诗坛的——但却决不是每一个造就大殿或者小伽蓝的人,都会越老做得越精,做得越好。很多人,就在年轻的时候,热情喷发过一阵子,尔后,便销声匿迹了。很多人认为,诗歌是青年人的专利,其实,那是诗歌的精神青年性使然。前面所说的几位诗人,特别是那两位外国诗人,越到老越到后期写到最后就越辉煌,就是一个明证。这是青年性的一个方面。那么,青年性与群体性为什么要溶合呢?阳光圈子所表现出来的是,诗的青年性可以由群体性来激发和“葆春”。有著名诗人经历了创作的甘苦,深深感受认为,诗歌写作需要才华,但仅有才华是不够的,一群人所展示出来的力量大于一个人。的确,这种看来好像很普通的道理,很多人却不明白。我们时常会去称赞一个诗人,却不会去关注诗人成长的环境与时代状态。正如我们会去关注一棵大树,而忽略了这棵大树所成长的环境。这也是人们思维的凸现性使然。人们只关注呈现在眼前的事物的状态,而不去关心生成事物的原因与环境。正因如此,人们不容易把所产生的“独立的”、“很个人化”的东西跟作用于它成长的因素相关联。要知道,想种出一棵苹果树,不仅仅要关注这一棵,而且要关注那一片,更要关注那一片的土壤与施肥、浇水,当然不要忘了阳光雨露。我说这些,都是为了说明,对诗人与诗的成长,其环境因素、时代因素的影响,是何等的重要和不可或缺。这一点,恐怕不用多说,一句“唐诗宋词汉文章”就足够。

因为这个大赛我没参加,我也不是评委之属,说了这么些话,其实是在说明一个事实。这就是阳光文化圈子所举行的大型诗歌赛事《祖国》所具有的双重历史与现实的意义。这个赛事兼具了青年性和群体性这两个诗歌发展所必具的重要因素,对其圈子的诗歌发展和诗人才华的弘扬,必会产生相当的激发性和更加深远的推动力。这个说法是不是夸张,是不是臆想?是从现实到理论的抽绎而成的吗?我们只能从获奖的诗里来寻找这种设问的回答。但在历史上,诗的青年性与群体性的溶合早已存在,如诗社一类的社团组织甚至出版机构,都是以群体性而来的。只是到了信息化时代的网络诗社,能不能具备这种潜质,还走在探索的道路上。

诗歌的青年性,是指其精神性的因素。如果一首诗,没有朝气蓬勃的激情——不论你用什么样的语句,也不论你是叙说了什么样的意象与故事(这里的故事一词,是指哲学意义上的故事,而非文学或其新闻的故事),都不会引起人们的强烈共鸣。不论你是昂扬也好,凄婉也罢,都必须具有这种青年性。这是诗歌的本质使然。中华民族历来是一个诗化的民族。她“葆春”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诗化,就是用诗来保持精神上的青年性。从“坎坎伐檀”、“三人持牛尾,手足以歌八阙”、屈原赋离骚,包括那个“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李先生,直到我们的一首首一本本唐诗宋词,还有直到我们今天的每一位诗人。这说明什么,就是我们人人都会做诗。包括张打油的“江上一弄通,井上黑窟窿”,我们的人们有了兴奋与悲伤的事情、心情与感情,很多人都会去付诸于诗歌来表现。就像刘邦回家时,也不忘了喊两嗓子:“大风刮啊,云在飞”,而不像其它一些民族去到神圣的面前寻求精神的寄托。民族的精神支柱的延展,很重要的方面是一种诗化。这种诗化,表现在纯文学(算是一种新理念的提倡,其实这种理念好像别于那种实用文学甚至雇佣文学的概念,当然还有各种如痞子文学等等)方面,自然要呈现为一种文学的文本形式。这种文本的流传,自然要媒体作为绍介,而能够使这种诗化成为一种社会影响力的因素。就必须是诗的青年性与诗的群体性结合而成的。无论是纸质的诗刊还是网络的诗刊,如果没有这两种元素的组合,那么我们民族的诗歌发展,便会失去现代生活的支撑与惠顾。很多诗人,之所以在一个又一个刊物上发表诗作,很多刊物之所以推一个又一个诗人,但却很少有刊物去把一个诗人当作培养对象。而且很少有诗人把刊物做为自己生长的土壤、阳光和水。这种游离,自有其文学发展的独特性使然,而同时,也是与人们特别是刊物和网络的组织者们不在乎而且没有任何责任来培养诗人的观念有关。大多的人们,只是发现,而不是培养。然而,阳光文化圈子所做的很多次关于诗的活动,却恰恰是培养而非仅仅发现诗人。他们所做的“唱诗班”、“诗度360”等都与此等群体培养与发挥和延展诗人的青年性有关。是让诗人“葆春”的一种有益探索。可以这样说,圈子的群体性活动,激发了诗人们思想上的青春活力,而诗人们诗的青春喷发,使这种群体性诗的创作大于了一加一等于二的功效。这种互相交合推进的结果就是诗的繁荣,诗文化的兴盛。可以想见,当我们的网络有成千上万个阳光文化圈子的时候,我们民族的诗歌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复兴景象。可以说,阳光文化圈子的群体性诗创,也是我们中华民族伟在复兴的一个缩影细节。

这种群体性所表现出的精神青年性,使我们看到了一座诗歌的殿堂,也看到了一座树木葱笼百花盛开的山岗。她给我们带来了一种全然的类似于交响乐般的宏大与辉煌,一改往昔诗人独唱的小桥流水、短笛横吹、竖琴独奏,成为一种立体的交响,大气磅礴,轰然动响。你听,那远远地传来天籁般的扬琴轻轻地弹拨:“一朵花,爱不动春天/仿佛我和祖国,我一下子掏不出/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那么广阔的热爱."诗人的爱是何等的虔诚与深沉,又是那样从心里往处迸发着激情;诗人只能"一粒一粒爱起"那麦穗;而当打开灯时,诗人看到祖国的光就从窗口飞了出去(唐朝小雨《热爱》、《祖国》)。这种对祖国的感情,翩然跳进读者的心中;你听,单簧管加进来了,那是一种独特的音乐声响:"母亲,在梦里,我多次梦见你了/我梦你在跟星空说话,我梦你在唱小摇曲/我梦我能听见大地的诗人在吟哦/我梦见我的声音掉在了你的心里……"诗人不知道如何把这爱奉献给母亲,只是轻轻地问:"母亲……你会痛吗?”(左右《母亲,我的耳朵丢了》)你听,嘹亮的长号悠悠地吹响:“每当我凝望飘扬的五星红旗/澎湃的心潮像失去了岸堤/所有的欢欣和痛苦在胸中激荡/历史的帷幕与朝霞共同开启"(满江红《真爱—献给伟大的祖国》)诗人走过天涯海角,在月光下,在启明星下,在长春藤下,学会了坚强,为了向母亲献上一切。你听,一支支小长笛倏然嵌进,为交响乐加进了别样的婉转:“说实话,我一直忌讳在您的名字上落笔/害怕生硬的笔尖,划痛某一根神经//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越来越害怕喊出您的名字,因为一旦开口/首先就会泄露心底暗藏的黄河长江。(沈明灯《我越来越害怕喊出您的名字》)“遥远的梦想,遥远的村落和海岸/多少年,我携带质朴的深情/在波涛的边缘,独举一支灯火----/祖国,从我的呼吸里取出了歌唱。”(郭玉涛《祖国》)“所有的时光/都可以交给风交给雨/留下一个十月/晴空万里地飘香、枫红/让我把松驰的感情拧紧“(一个小山村《让我把松弛的感情拧紧》)而更深的大鼓响钹,如滚雷从远方袭来:“这是一片怎样的土地哬!我的袓先举起旧石器时代与私有制/也未能挖掘到它真正的秘密, 昨日经历了一场血雨腥风/春秋战国的你拼我杀, 还在一代人心中嘶鸣./秦皇汉武的战鼓又擂响万里长城的铁蹄,唐时的明月还在/李太白的酒杯里酣睡, 大宋的旗帜又插满了这片哭泣的土地。”(秋灯吟草《我爱着这片神奇的土地》)。

 请您仔细听,小提琴与大提琴的合奏出场了。“广阔的冀中平原/有一个小小的村庄/‘哺子村’——/我祖祖辈辈生活的土壤/一条清澈的小河//绕着小村哗啦啦地流淌/水中飘荡的白云/相伴着奶奶洗衣的脸庞/青青的原野上/爸爸在这里割草、放羊/累了,爬上/高的大槐树/眺望落日余晖的远方/一垄垄平整的庄稼地里/翻滚着金色麦浪/爷爷弯下的脊背/粒粒汗水在太阳下闪光/秋天到了/小院中那颗高大的枣树/挂满了红通通的小灯笼/随着那欢声笑语/在风中飘荡/。“啊,我的祖国,我的父辈是这样从一个农村娃子,成长为一个共和国的航天者,让我们的祖国屹立于世界之林的东方。” (《我是新中国的孩子》组诗·作者:骄阳)在小提琴这美妙的旋律中,我仿佛看到,他从那冀中平原上一个小山村里出发,他从那个黄土地上的乡亲们的心中出发,经过战争的硝烟炮火,一直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礼炮声中看礼花,看到我们五星红旗的飘扬,看到我们的伟大祖国的复兴与强胜,看到我们祖国儿女的高歌……这一切,都在你我的心中,在你我的生活中。听,大提琴沉沉的声响,我无法漫卷那《七月的诗篇》(包文平《七月的诗篇》外一首),它让我跟诗人一起去尝哪段岁月的艰辛与庄丽,却让我跟诗人一起沉浸在那种深刻的记忆中:“那一抹红/是山丹丹的颜色/是血液的颜色/是吉祥的颜色//那一抹红血流成河/一颗头颅掉下来/还长着的头颅替他活/那一抹红 在眼前在心底/深深镌刻/那一抹红 /在帽徽上闪光/穿在了身上爬上了发稍/飘扬在我们骄傲的共和国/。”祖国是让我们这样知道她的岁月,祖国母亲又是这样地安详:“ 我依靠在你的胸膛/才能感觉到强大的力量。/时光步履匆匆,/刻下无数的故事/每一个都催人泪下/磨厚的手掌/更加亲切有力/不需要在特定的日子/刻意的妆点/我每天就如呼吸阳光一样”(〈祖国你的生日〉汶上老道)听到这里,我们不禁潸然泪下。交响乐让我们在诗中燃烧,燃烧成为伟大中大民族复兴的火焰。

“阳光文化”圈子就这样为我们献上了一场诗的大型交响乐。虽然,他们的交响乐团“演出的”水平不是全国首屈一指,但它存在的意义远远地超出了水平本身。她虽然不能跟新诗开山的“两只蝴蝶”相提并论,但我认为,他们在网络上。让大小诗人们一起欢唱,让每一个歌者都充满了奋发向上的力量,放开歌喉为伟大的祖国吟咏,就如那座山岗,阳光灿烂、蓝天白云、雨露滋润,大树小树大草小草都在这里生长,如此,花香常漫,四季芳香。在这座鲜花开满的山岗上,我也想唱:“真的,我在梦中/只见一支小笛/那是妈妈给我的学费/它会响的/我告诉妈妈,我现在不会/但我会让您,在爷爷的坟前/开一场世界闻名的音乐会。”(本文作者)

还需要进一步论证这种模式对激发“炬火”与“荧光”共同发光的网络意义吗,我想,没有必要再画蛇添足了。“阳光文化”所做的诗的双重性结合的网络探索,其最终的意义不在于理论,而在于实践。如果您想唱,那么,就请你来到这座蝶舞蜂忙、鲜花绿树的诗的山岗上,一展你的歌喉吧!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